BG交易所首映会圆桌论坛二:公链的现状与未来

9月9日下午,由Bit Galaxy举办的BG交易所首映会在杭州宝格丽雅国际宴会中心举办,会议邀请到大区块链协会秘书长李腾、SimpleChain创始理事俞学劢、LinkVC创始人林嘉鹏、VNT联合创始人周峰、Unitopia CEO钱磊共同探了《公链的困境与未来》,圆桌论坛由GMPC中国区运营负责人康彬彬主持。

9月9日下午,由Bit Galaxy举办的BG交易所首映会在杭州宝格丽雅国际宴会中心举办,会议邀请到大区块链协会秘书长李腾、SimpleChain创始理事俞学劢、LinkVC创始人林嘉鹏、VNT联合创始人周峰、Unitopia CEO钱磊共同探了《公链的困境与未来》,圆桌论坛由GMPC中国区运营负责人康彬彬主持。

BG交易所首映会圆桌论坛二:公链的现状与未来

以下为圆桌论坛实录:

康斌斌:各位都是BG和GMPC的老朋友,因为我们圆桌问题比较多,每个嘉宾回答简短一点,尽量每个问题每个嘉宾回答一下。

接下来有请每个嘉宾用一分钟简短自我介绍一下,从峰哥开始。

周峰:大家好,我是VNT的联合发起人周峰,我们本身做的是一条以联盟+公链+跨链的架构一条全新聚合链的公链,我们的团队是浙大的技术团队,团队里面80%都是硕士以上的学历,基本上全部来自于浙江大学,目前我们在联盟链领域里面,我们是科技部现代服务业的重大支撑单位,也是金融业区块链标准的制定单位之一。谢谢大家。

李腾:大家好,我是浙大区块链协会秘书长李腾,我们专门服务浙大系的一些团队,我们近年孵化区块链的项目,比如说,跨链的项目,也是跟国外的技术团队联合孵化,非常关注区块链底层技术的研究方向,还有商业化的运营。

钱磊:大家好,我是Unitopia的CEO钱磊,我们Unitopia是区块链游戏的发行平台。因为之前是传统游戏出身,去年做了一个游戏,发现区块链游戏是非常好的蓝海,所以说,我们现在在全力开发区块链游戏。

俞学劢:大家好,我是SimpleChain的俞学劢,我们SimpleChain在于通过分层的架构体系进入POW主链的中介连接各种不同的公链和联盟链的应用场景,我们希望连接有价值的应用之后,才能把更多的区块链的价值能够连接到现有的社会体系当中,这是我们现在做的一个主要的工作之一,谢谢大家。

康斌斌:大家好,我对整个混合链的理念比较认可,现在主要是负责GMPC中国区运营的事务,我们另外一位圆桌嘉宾快到了,所以我们这个问题稍微等一下。

第一个问题从去年波卡掀起了跨链的热潮,生出很多的跨链的生态项目,整个波卡的开发进展不太令人满意,几位嘉宾是如何看待目前波卡和cosmos的进展和未来的愿景?

俞学劢:因为这两个都是明星项目,整体的团队大家知道说,海外的背景和专业技术背景非常强,跨链这一块前面的演讲的嘉宾提到,跨链这一块的技术门槛非常高,我觉得说一个公链最大的特点是在于开放性或者是社区的参与,其实以太坊经历了很久,他们发现它的架构不是特别完美,后面才有各种各样新的公链的出现,如果没有太多的人使用它,这样的公链体系很多问题发现不出来,我觉得不管是公链也好,还是每个目前跨链也好有一个稳定的发展,从用户的角度反馈它的问题和意见,吸纳更多的专业技术的专家到行业当中来迭代,之前接触到传统做大数据也好,做云计算相关的开发人员,他们在技术上面非常领先,但是他们认为说区块链的东西离他们非常远,所以真正的技术大牛还是在场外,一个好的技术并不一定期待他能够在上线的时候一定完成它的百分之百,尽早地开放这是一个很好的条件,这是刚刚开始做的简单粗暴,1个月之后实现开源,包括太多的技术概念的堆积也好,或者说太多技术的壁垒的提升,并不真正符合我们现实生活当中很多需求或者是市场的需求,我觉得从需求角度反过来去探索去迭代公链,并且按照阶段性做,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向。

因为创作团队用TOKEN的方式做金融和融资,不得不在前期做一些宣传,所以会出现大家对cosmos也好,对波卡预期的判定,后面造成技术的拖延,大家觉得会引起比较大的反感,这是相对投资的行为,大家对技术的研发和进展需要有更多的耐心,从市场方向的压力来讲,对技术团队做实事不是很有利,我们没有用融资,这一块的压力比较小一点,总结下来基于市场的反馈,基于开放性的社区做公链,对于整个技术层面的健康发展更加有利。

周峰:首先我说一下我们做DAPP来说,我们合作很多的公链,市面上的主流的公链进行合作,为他们提供相应的游戏产品,我先说两点,现在公链的用户数都是很少的,现在整个区块链技术属于初期阶段,我从技术层面来说说一下跨链,大家说到跨链说到cosmos和波卡,他们两个是走两条不同的技术路线,我用简单通俗的说法来说,cosmos想要制定一个标准,大家都按照这个标准去记账,我再连接起来,波卡不一样,波卡简单来说这个账本给你,我还要一个总账本,波卡还有总账本,总账本和子账本连接起来,波卡还没有正式落地,cosmos已经有发明,包括cosmos的团队之前有一个项目,这是cosmos团队之前做的,把共识机制模块化,根据不同的共识机制变成模块化的工具,如果你自己要做什么链或者是自己做联盟链,你只要对接它的共识模块就可以,所以说从技术层面来讲,我个人比较看好cosmos以协议的方式来做。我说一下跨链,跨链现在的发展方向,跨链最有意思的点在于现在链的生态还没有做起来,跨链的需求本身来说不是很强。跨链未来的发展,从大家所说的原子交换或者到后面,更多意义有完整的一套解决方案来实现。

钱磊:今年跨年的概念比较热,具有强国际共识的项目是波卡和cosmos,从现在的技术进展来看,无论是波卡还是cosmos,这两种技术的完备程度和成熟程度都不是很好,cosmos组装的功能没有跨链,离技术方案的比较缓慢,波卡通过中继链的形式实现生态的共建,我们可以看到非常多的伙伴项目一起把全球性的生态建设,今年无论是品牌还是社区建设,还是技术方案的协调都是非常好的展示的形象。跨链本身的价值,我觉得存在几个方面,首先我觉得是它的底层技术,我们知道公链做得更多的是一键发币的事情,公链为代币场景提供发行方案,跨链可以给公链提供方案,可以实现一键发链,它的意义在于未来提供更多的商用的场景,因为我们知道现在很多高性能的公链他们研究最先进的技术解决方案,未来是面对生态问题怎么做自己的生态。跨链发出来的链,我倾向于跨链通过技术方案的共享,安全性的共享,通过以更低的成本,更快的效率,覆盖商用的场景,目前区块链商用的场景比较集中于数据固化到链上的场景当中,用跨链实现不同行业链的发布这是非常高效的方式。

第二点,就是跨链的热潮带来今年POS机制的火热,我们知道DPOS这样的授权代理的模型,形成的节点分布不是很广泛,有21个节点和23个节点的情况,今年有一些项目有非常多的节点。波卡使用的NPOS的共识机制有非常多的节点的加入,实现前期100个这样的节点,后期增多,共识上面增加了安全性,他会让节点的数量更多,节点的收益上面更加平均。

第三点,跨链在基层技术和共识技术方面,生态方面提供很好的桥梁,比如说,UPA的项目在游戏领域有非常深厚的积累,跨链从诞生之初有很高的包容性,一方面可以自己发行公链,另一方面可以做公链之间的连接,这样可以让整个区块链的生态越来越大,这是我的看法。

俞学劢:我觉跨链无论是波卡也好,还是cosmos也好,他们提出非常有前瞻性的思路和启发,技术而言他有非常好的现实意义。回到实际问题上面来讲,跨什么,这是跨信息,资产和数据。这是依托于生态,我们要依托社区的力量做建设等等,实际上,我们自己在自己的跨链项目,包含跨链的成份,我们觉得各种各样的生态实现交付,他要实现数据,资产和信息的交互。这些东西怎么来实现,完全依托商业场景,公链是社会,我们的各种应用就是联盟链,跨链是承载数据和资产交互的功能,你这个人有不同的朋友圈,联盟链就是我们的朋友圈一样,这是两个不同的联盟链,我的信息需不需要进行交互,有人问我说,今天下午4点钟我在干吗,我说在这里参加活动,我需要用这些证明的时候,这个时候我需要通过跨链的方式来调取我今天在这里来证明我所讲所做的事情,所以跨链在信息数据资产交互方面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在技术层面上面,现在技术上面不太成熟,波卡也好,cosmos也好,他们给我们提供非常好的有前瞻性的思路,我们自己也会在跨链的总信息数据资产交互方面做重大的研究和突破。

林嘉鹏:大家好,我是linkvc的林嘉鹏。我觉得跨链是必须的,我们的协议升级到一定程度之上我们跟其他的资产进行互通互联,这个趋势持续迭代,过程当中就是从难用到易用,但是在用户端容易使用,就是更多的人使用,我们会在头部做开发,这样得到的资源更多,我觉得哪个用户的接受度更高,哪个归发展得更好。

主持人:接下来,嘉宾回答问题的时候稍微快速一点,因为我们还有两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是我们今天的圆桌主题是公链的困境与未来,前段时间周教主说给所有的公链把公链币当成平台币,最近市场在炒作公链已死,大家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以及大家觉得公链的出路在哪里?

周峰:因为他的角度是从赚钱的角度来看,最赚钱的是要么交易所,要么媒体,用我们圈内的话说,镰刀说韭菜少,大家围绕同一波人反复地割,大家的警惕性越来越高,原因是什么,链本身上面创造的或者是承载的价值不足以支撑更多的用户进来,其实我们在之前所做的项目过程当中,我们发现的情况这个技术大家听到很好,但是如何使用这是没有办法具像化感知,他可以产生什么样的效果,或者跟现有的社会接轨,这是很难融合的,大部分的人觉得说炒币这个事情跟区块链进行1比1划等号,大家认为所有的东西是虚拟的,区块链上面的应用跟社会上面的应用的价值接轨比较少,大部分是虚拟的交易,虚拟的资产,甚至某些项目商业模式都是臆想出来的。

所以我们在扶持自己的支持的子链和应用场景的时候相对偏向能够让普通大众感知的方式去扩展这些用户,第一点跟我们的本身的生态比较结合,天生从技术上面没有门槛,但是真正的门槛能够让现有的法律体系合规也好,现有的社会体系也好,现有的司法体系认可这种技术规则,这样的技术规则认可以后,才能把现有的资产进行上链,法律上面不认可资产上链或者说上链的资产真正作为私产的事情,在链上无法做数字资产的交易,因为交易是基于私权的行为,如果没有对数据的交易权进行合法的确认,我们还是处于初级阶段。

公链的出路是支撑有价值的应用,能够真正跟现实接轨的应用能够上到区块链上面来,这个路程非常漫长,跟大家在早期的币圈一天,人间十年或者是股市十年的认知不太一样,因为区块链已经进入到后半程,过了泡沫之后需要长期的周期才能让整个行业更加成熟起来,我觉得市场要对这个东西更加有耐心,另外就是要让感知到区块链的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我们比较简单用我们自己POW小矿机的形式区块链用TOKEN的产生到交易转账的执行,到最后获得实体的产品,背后的清算没有中心化的系统,没有会计体系,没有会计团队来做,所有的这些靠的是芯片或者是节点的共同来维护这样的账本,这就是区块链跟中心化的记账体系最大的区别,我觉得把这样的机制更好传播到普通大众人的意识当中去,这是整个区块链发展真正的未来。

李腾:我觉得说得没有毛病,交易说所有的流量都是在交易所,公链的用户都是以炒币为主,因为本身来说,TOKEN现在主要的目的就是用来炒币,以太坊的生态建立在发TOKEN的基础上,我觉得没有毛病,但是不代表未来就是这样的。我说游戏的领域,TOKEN跟游戏结合,我们最简单的例子能大大降低获客成本,对于游戏行业来说,获取用户是需要成本,我们利用TOKEN的激励机制或者是区块链的思维去设计经济模型或者是什么TOKEN来说,我们可以大大降低

获客成本,我们的利润会越来越高,这是我们游戏公司,这两年来做的一些尝试得到的一些经验,我们觉得区块链+游戏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向,并且区块链游戏也是未来的蓝海。

钱磊:我补充几句,现在有很多公链做自己的交易所,但是我们换一个思路,很多交易所的平台币现在很多做公链,已经去年开始做,我觉得区块链行业圈内的现状,大家可以做的事情不多,最后结合在一起,大家都是在做自己的生态,波卡做IEO,以前交易所就是二级流通的平台,现在有了一级融资的功能,帮助项目孵化品牌,社区整体的功能,今年这样的项目越来越多,说明一个情况,区块链行业内部的各个参与方,收入方式,收入模型不是很健康,所以在原来的地方越来越困难,或者说优势越来越不明显,这个时候要走向更大的生态给自己的布局注入更显现的活力,现在的公链做交易所,无非是发现做了很久的DAPP效果不是很好,交易所目前区块链里面为数不多的有现金流潜力。我们明白在牛市上面的生存之道跟在熊市当中的生存之道。在熊市当中依然需要强有力的现金流的支撑,无论是BG的交易所,他有很强的交易壁垒,我觉得这是我们圈内行业内部每个参与者都需要做的一些事情。

俞学劢:公链的未来,我觉得做不做交易所取决于你公链自身的发展诉求,核心点我认为公链的核心基础是生态和用户,没有生态和用户也是没有实际的意义,生态也好,场景也好这些建设,本身我们在今天自己的这套公链的时候,核心点打造商业化的应用,我们觉得只有商业应用才能更好实现所谓的商业化,或者有更多用户的纳入。坦白来说,目前区块链行业里面比较尴尬的一点,大量的公链开发很多的DAPP,但是这里面很多DAPP的类型更多是类似于游戏也好,甚至是博彩类也好,但是我们回头来看,这样的DAPP比较多。核心点很简单,第一这些行业本身的门槛比较低,游戏也好,博彩也好,我不是指专业性特别强的,很多就是几个开发商可以实现,今天我们用支付宝或者是微信也好,看到背后是需要嫁接大量的商业资源在这里面才能实现。第二个就是跟他本身的利润和回报是关联的,包括赚钱的速度等等,才有人去做类似这样的诉求。

但是这些东西是长久而且是持续的吗,目前来看你会看到各个公链的生态用户也好,确实比较少,我们觉得最终的公链未来的发展方向一定是构建大量的商业场景,通过商业场景来做这样的驱动。

林嘉鹏:是这样的,我觉得公链要分开,第一个使用价值和炒作价值,从使用价值来看,公链的发展非常大,不一定小过交易所,交易所很重要的一点交易资产,核心点就是应用多广,人群有多大,我认为公链转交易所不是很好的方法,公链有独特的价值,有这么多公链看好公链这是有道理的,所以,我觉得我不赞成周帮主的观点。

主持人:谢谢各位嘉宾,最后一个问题给各位提一下,每个人在2分钟之内回答完。最后一个问题是从我们EOS和以太坊掀起公链的热潮,从波卡和cosmos掀起到跨链的热潮,大家认为在这样的技术发展领域,下一代区块链网络会出现怎么样的特点,如果下一代区块链网络出现杀手级的应用和革命性的升级有哪些特点,或者你觉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周峰:我觉得在我的观点里面,我觉得下一个区块链网络更加多元化,有的场景对高性能要求的场景需要节点比较少的快速共识达成,有的涉及到价值非常高,或者说对于交易频次比较低,可以PO4的方式做,确保它的安全性和分布式。在我看来将来的公链的网络是一个兼容性非常好的网络特性,不管是cosmos也好,还是波卡也好,还是VNT也好,我们做的这一代的公链都有基于跨链的考量,这部分的考量我下一步的公链不是商业模式,这是开放的协议,基于用户和应用端的开发,他更希望选用哪个网络,组件的网络会进行融合,我希望看到或者是预想的到公链是自己专场的技术领域的开发,最后作为一种公开的技术设施让大家使用,真正赚钱的模式基于这样的链网上面构建各种应用或者是有价值应用的扭转,基础设施变成真正的基础设施,而不是有商业性质的项目。

李腾:我分两个方面,一个方面公链的区块链的网络和经济模型,比特币最牛逼就是经济模型,大家研究比特币的技术来说,比特币的技术都是现有成熟技术,就是通过经济模型组合起来,我觉得下一代区块链网络,这是公链必须有的一个很重要的一点,还有技术层面来说,大家都说以太坊是2.0的区块链技术,我觉得我们自己在以太坊上面做了很多研发,以太坊先不说,很多都说以太坊最突出的一点是智能合约,大家都知道以太猫是半个DAPP,以太猫只是一个游戏,他可以做更多的功能,受制于智能合约技术的制约,我觉得在智能合约这一块,很多公链忽视了智能合约上面的开发,我觉得智能合约未来区块链世界里面很重要的一环,包括很多公链会说图灵完备,大家都知道我要在智能合约上面写一个加密算法,现在智能合约底层是完全不支持加密算法,加密算法完全写在合约上面,首先不人性化,对开发者来说不是人性化的,第二个对开发者来说有大量的工作,我想要说这两个方面。

钱磊:我补充两点,第一点关于技术的路线,无论是公链也好,跨链也好,还是混合链也好,在技术方向上面,技术框架是越来越具备包容性,也是更加兼容性,因为这个行业链比商用场景多,我觉得技术与技术之间有各自的路线,但是彼此之间有包容性,另一方面就是商用场景,未来区块链场景吸引更多的人参与,金融方面,还是应用方面,技术方面,我觉得都需要体现时代的价值,商用场景的完善,有的是在游戏领域或者是供应链领域,联盟链的领域做落地性的布局,这一块推进快速一些对整个区块链行业都是比较好的事情。

俞学劢:未来的链从两个角度来看,第一个是从技术层面上面,我们聊到的安全、隐私和数据上面有更大的需求,我们本身是联盟链+跨链和混合链,有的币不是像比特币做广告,一个一个确认导致效率特别慢,各种各样的场景,我们根据商业场景进行分层,你注重隐私,我们在隐私链上面做文章,我觉得未来的链在技术层面有更多更丰富的架构,我们今天提出有更多的人更好更先进的技术架构,层面一定更加丰富并且多元化,这是要适应未来不同场景的商业需求,另外一个是从经济模型而言,区块链在改变生产关系,怎么从生产关系改变呢,一定是经济模型和分配方式做这样的改变,所以一旦从技术上面有更丰富多层次的价格,并不一定完全实现或者是让更多的人使用你这个区块链的网络体系,经济模型是很好的辅助,他会促进和触动让更多的用户使用和接纳你的网络,具备更丰富层次的网络,所以,前提是什么,前提是你的网络支撑各种各样的业务需求,再加上经济模型的支撑。

林嘉鹏:第一个从早期来看,大家讲的第一个是比特币,第二个就是以太坊为代表的智能合约,非常大的一波牛市,带来我们对区块链技术理解的新的高超,他可以做的事情越来越高,再往后结合我们的主题跨链,他需要时间成熟,肯定要两三年时间,成熟之后可以做的东西在上一代迭代更多的东西,我觉得跨链是非常好的一种方法,目前最看好就是跨链,但是需要时间,需要成熟。

康斌斌:感谢各位嘉宾的精彩回答。我们今天第二场圆桌论坛到此结束,谢谢各位嘉宾。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