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ra的尴尬:真正的创新从数据私有化开始

本周同时牵动区块链、金融、科技行业的是Facebook稳定币项目Libra负责人David Marcus接受美国国会议员拷问的听证会。与国会议员们各种铿锵有力,被美国媒体称之为On-pointed切中要点的质问形成对比的,是Marcus软绵而含糊的回答。尽管这可能是Facebook公关的一种应对方式,然而这样的对决悬殊确实让观众隔屏感受到了Libra的尴尬。

本周同时牵动区块链、金融、科技行业的是Facebook稳定币项目Libra负责人David Marcus接受美国国会议员拷问的听证会。与国会议员们各种铿锵有力,被美国媒体称之为On-pointed切中要点的质问形成对比的,是Marcus软绵而含糊的回答。尽管这可能是Facebook公关的一种应对方式,然而这样的对决悬殊确实让观众隔屏感受到了Libra的尴尬。

 Libra的尴尬:真正的创新从数据私有化开始

在数据幂数递增的时代,在数据经济愈发成为不可逆转之大势的时代,由Facebook发起,建立在需要许可环境上的Libra,从某种程度上,既不满足传统可受监管的银行服务机构,也没有真正显示出区块链这一技术背后的巨大创新价值——让数据拥有权归属于用户自己。

数据的价值

数据的价值从Facebook著名的数据泄露丑闻——将5000万用户数据泄露给剑桥数据分析公司,便可见一斑。从数据交易中尝到甜头的Facebook, 这一次要染指27亿多用户的金钱交易数据,这是让国会听证会主席感到极度不安的首要因素,从她开场的陈词中便可看出。

但挖掘数据价值这件事,绝不只有Facebook一家科技巨头在做,在过去Facebook, 谷歌,亚马逊这样的科技巨头根据用户发布、点赞、评论等数据,和精准营销紧密结合;而反过来根据数据进行的营销,使得用户更多地使用平台,进一步反哺平台的数据,使得数据价值的发掘空间无限增长,边际效益越来越大。目前,全球市值最高的10家公司中有7家是互联网科技公司,而他们都或多或少地经营着数据的生意,就连GE和西门子这些典型的20世纪工业巨头都纷纷试图转型做科技公司,通过具体的产品来收集数据。

在中国,小米集团一直对外宣称,自己卖的是“服务”,而不是手机,其主要收入来源不是硬件,而是建立在数据之上的网络服务,新闻聚合类APP今日头条,仅依靠数据库220万个关键词的精准用户推送,成为用户停留时间仅次于微信的APP佼佼者。在科技公司开疆拓土的同时,各行各业紧随其后,以前所未有的热忱拥抱数据时代。

 Libra的尴尬:真正的创新从数据私有化开始

“没有原油提取物,不管是汽车、塑料还是多种药品,很多现代生活用品将不会存在。对应的,数据中心提取的数据,支持了各种网络服务,并且随着越来越广泛的设备连接,对真实世界的影响日益增长。”《经济学人》杂志把数据比作和石油一样的世界生产的关键原材料,更进一步提到未来的经济会是数据经济。

而5G和人工智能的到来,会让数据经济的体量更加难以估量——由“人与人”到“物与物”和“人与物”的通信需求转变,将会有更多的数据,且是有价值的数据产生,为数据经济带来巨大机会。然而收集、拥有和使用蕴含巨大潜力和驱动力数据的方式,事关权力的执行、生活的改变,及经济价值变革的方向。

Libra的尴尬:真正的创新从数据私有化开始

谁拥有数据的价值?

这样巨大的数据价值现在被谁拥有?

不可否认,现阶段数据的价值主要被超级的科技巨头所有。超级互联网公司控制数据给了他们巨大的权力,他们通过收集更多数据,完善产品空间,从而吸引更多用户,产生更多数据,如此循环往复,海量数据成为公司业务所向披靡的盔甲。不幸的是,对数据的认知与使用限于广告推送、业务更新、扼杀竞争等范围,大大限制了数据价值潜力,并模糊了人们对于数据价值更多可能的想象。

今天,人们在使用互联网平台时,无时无刻不在向他们交出涉及隐私的数据,即使欧盟GDPR正式生效很长时间之后,人们在究竟应该如何看待和认定数据问题上依然众说纷纭,难有共识。数据生产者成了互联网巨头的待宰羔羊。Facebook的数据遭泄露丑闻曝光,可能是很多普通大众首次意识到自己的数据是有价值且可以被交易的。

 Libra的尴尬:真正的创新从数据私有化开始

数据为何要私有化?

数据的私有化承载着人道主义和经济学两方面的意义。正如上文提到,真正的数据生产者在中心化的网络结构下成了待宰羔羊,不但没有分享到任何其自身数据产生的红利,反倒为了少数人的利益牺牲自己的隐私甚至尊严。即便在民主的美国,在数据权益这件事情上完全是”暴君专制“的格局。数字世界的野蛮暴力,从某种程度上与现代人类文明是高度不匹配的。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私有化”是重要的经济力量,这从中国本身从大锅饭的计划经济,到后来的家庭联承包责任制,再到改革开放后民营经济的崛起,到今天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便可以看出,“私有化”是激励个体劳动力,将经济潜力最大化释放的重要机制。阿里巴巴集团首席安全专家杜跃进的观点最有典型性:如果用保护上个世纪石油权益那样的传统思路去保护数据资源,数字经济的未来就面临被葬送的危险。

将数据及其价值归还给数据本身产生的个体,将是一场“数据经济私有化”运动,这将在数字经济领域激发创新,鼓励竞争,产生巨大经济潜力。

数据如何私有化?

微软研究院的经济学家Glen Weyl 认为,如果数据没有价格,有价值的数据将永远不会产生。

正如《经济学人》关于数据经济一文中提到,数据如同未来的石油,然而跟石油不同的是:

1. 数据流具有时效性,时效是其价值的一部分,如何标注和固化这部分价值?

2. 数据如何进行交易?

大数据科学家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曾经在《大数据时代》一书中预言大数据市场将兴起,然而至今预言仍未成真。如今拥有互联网经济的全球化流动和配置交换而来的用户数据,并不是安全无虞的,一直含糊不清的数据资产确权问题才是他们亟需摆脱的魔咒。一直以来,都缺乏足够“先进”的工具,可以去记录、确权和分析如此海量和变动不居的数据。然而,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使得长久以来的期盼成为了可能,尤其区块链技术作为一种带有加密、信任、点对点、难篡改等特征的“中间件”,数据经济或找到出口并迎来一场“价值革命”。

 Libra的尴尬:真正的创新从数据私有化开始

区块链是过去几年价值传递最重要的发展,它有可能改变世界接近数据的方式,增强安全性和数据质量。“区块链技术”通过消除中间人促进交易来实现数据和分析的共享和货币化的民主,通过它,个人数据掌控权从互联网公司转移到用户自己手中,使人人掌控自己的个人数据成为可能。通过分布式数据库记账系统,个人可以管理和控制他们的个人数据,而无需第三方中介或集中存储库。它允许打包实体和数字化资产并将他们发送给其他任何人,且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和分散化信任比人们当前所认知的更为强大。它允许个人之间直接互联、共享和交易,区块链在挖掘数据潜力方面,是一个真正的对等和“共享经济”的平台。

 Libra的尴尬:真正的创新从数据私有化开始

除了让数据权利“私有化”,区块链还未数据提供了很好的“标价”工具,使得个人能够交易非传统资产,比如信誉、数据和关注。区块链技术使得所有活动(无论大小)都很容易货币化,这将大大提升可能的数据经济体量,创造新的交易价值。而对于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几亿人的零碎数据来说,意义重大。区块链可以成为数据货币化的关键推动因素,通过创建新的市场,公司和个人可以直接相互分享,销售和提供他们的数据和分析见解。以Internet为基础的信息网络虽然便捷了数据的共享,但是却不能实现数据的确权以及数据价值的记录和流转,所以基于互联网数据无法成为资产。伴随这个矛盾的激化,区块链技术的诞生有效地解决了数据确权的问题,每一份在区块链网络上生成的数据都可以被定义权属关系,数据确权了,它才具有了真正的价值,并且在区块链网络上可以实现数据资产的流转和交易。

 Libra的尴尬:真正的创新从数据私有化开始

任何事物都有正负两极,区块链技术,在数字资产确权和价值传输方面无疑是革命性的。但是,作为底层技术,区块链的链资源状况、海量数据处理能力及系统稳定性表现还不如人意,真正让区块链发挥全球化价值互联作用,则需要在底层技术建设上下足功夫。

https://www.paralism.com/blog/zh/data-value/

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