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抗美元霸权Libra世界数字银行在香港联合发行人民币稳定币——亚元ACU

 北京时间2019年6月18日下午,FaceBook旗下全球数字加密货币Libra(天秤座)在其官方网站正式上线,Libra白皮书随之发布,拥有27亿用户的FaceBook此举像一枚“炸弹”,惊炸了全球的方方面面,全球各界对此产生热议。

 

北京时间2019年6月18日下午,FaceBook旗下全球数字加密货币Libra(天秤座)在其官方网站正式上线,Libra白皮书随之发布,拥有27亿用户的FaceBook此举像一枚“炸弹”,惊炸了全球的方方面面,全球各界对此产生热议。

随着Libra的横空出世,一时激起千层浪,世界各个阶层团体都在议论,扎克伯格这到底是要干啥?Libra的横空出世究竟有什么划时代的意义?

Libra白皮书的第一句话就是:Libra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

没有丝毫隐晦,Libra就是要建立一个“无国界货币”,这就是FaceBook的目标,Libra锚定多国法币组成的“一篮子货币”,这在区块链世界被定义成为“稳定币”,很多人在热议Libra是不是要取代美元的货币霸权,成为新一轮的“世界货币”。硬抗美元霸权Libra世界数字银行在香港联合发行人民币稳定币——亚元ACU

但是在笔者看来,Libra的本质不是在挑战美元的货币霸权,而是要在数字货币领域巩固美元的货币霸权,Libra是美元霸权在数字货币领域的延续。

Libra只是象征性的名字,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就是“全球货币”(GlobalCoin),不管是稳定货币还是全球货币,从这些称呼来看都是剑指具有美元性质的数字货币。Libra的本质是以美元为支撑的数字货币将挑战世界各国主权货币,更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强势取代落后国家的主权货币,而美国的霸权不仅仅是军事,更是互联网与美元。

美元霸权正在通过Libra不断在数字货币领域延伸,而这对于人民币的国际化更是巨大的挑战与威胁,如果人民币不趁着这个机会顺势突围,当Libra大势已成时,人民币面临的困境将更加艰巨。

但是中国经济环境与宏观政策的复杂性,无法让中国政府出台倾向性的货币政策,尤其是针对目前还充满争议的数字货币,而这些先驱性的探索工作最终只能交给私人性质的公司进行前期的探索。

面对Libra美元霸权咄咄逼人的气势,这一次,香港又一次传来了震撼的消息,香港亚元ACU将正面硬抗Libra,全面开启人民币稳定币的全球化布局之旅,并首先针对亚洲与南美洲开展亚元ACU的落地支付业务,正式开启ACU人民币稳定币的全球货币争霸之旅。

2019年7月4日,世界数字银行与亚洲数字货币有限公司在香港九龙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就亚元ACU的全球支付推广业务达成共识,世界数字银行将倾注自己银行的专业资质与行业资源,助推亚元ACU人民币稳定币的快速落地,两大金融巨头实现了战略融合与全面的资源整合。

硬抗美元霸权Libra世界数字银行在香港联合发行人民币稳定币——亚元ACU 

世界数字银行,是全球第一家基于数字货币的金融银行,亚太区总部设立为中国香港,以香港金融桥头堡的地位,以数字货币为切入点,开展系统性的银行业务。

香港及亚太地区是世界数字银行的战略部署地,此次世界数字银行选择与亚洲数字货币有限公司合作,正式看重了亚洲数字货币有限公司在香港的雄厚资源及其亚元ACU人民币稳定币的全球化战略部署。

正是亚元ACU人民币稳定币业务的全球化战略部署,和其在亚欧和南美四十多个国家的货币部署,高度吸引了世界数字银行的关注,看到了人民币国际化的光明前景,经过双方的深入探讨,双方达成共识,全力推进亚元ACU的支付落地业务,而亚元ACU的数字货币钱包也将于2019年7月正式全球发布。

亚元ACU是一项基于以太坊ERC20标准开发的区块链应用,由亚洲数字货币有限公司在香港发行,亚元ACU在审计机构参与下,以离岸人民币作为结算标准,按照离岸人民币1:1进行兑付,首期发行人民币1万亿元,主要用于ACU的全球支付业务,通过不同层次的布局实现人民币的全球流通。

亚元ACU,这个名字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是非常陌生的,远远没有欧元那么熟悉,但是对于一些政界高官或者经济学家来说,亚元ACU却是一个异常熟悉、大名鼎鼎的词语,它是亚太地区统一货币的代名词,它的意义相当于欧元对于欧共体一样。 

亚元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被誉为“欧元之父”的罗伯特·蒙代尔(Roberta Mundell)提出的一个货币构想。蒙代尔在2001年的上海APEC会议期间预言:“未来10年,世界将出现三大货币区,即欧元区、美元区和亚洲货币区(亚元区)。在全球货币缺少的情况下,亚洲或者亚太地区建立一个统一货币是大势所趋。”     探讨建立亚洲共同货币问题既有着经济全球化和金融国际化加深的迫切需要,既有增强抵御风险能力的外在压力需求,也有亚洲国家和地区经济发展自身的内在需求。自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由于东南亚和东亚国家在金融危机中遭受巨大损失的惨重教训,对在亚洲地区推动建立金融货币合作的研究越来越引起高度关注。     蒙代尔的这一论断为亚元区的建立带来了生机勃勃的希望,但是亚洲地区的经济复杂性,使得亚元这一构想很难实现,而亚元的建立之旅也是一波三折。 

2005年10月25日,亚洲开发银行地区经济一体化室室长河合正弘向日本媒体透露,亚行正在设计“亚元”概念,估计2006年中期设计完毕并正式公布。     2006年3月20日,亚洲开发银行(ADB)向媒体透露,该行将计算出亚太地区共同的外汇指标“亚洲货币单位(ACU)”,并从6月底之前公布,由此,亚行将成为首家推出亚洲地区共同货币指标的国际金融机构,随后亚行也正式公布了即将推出的亚元的一些信息。     即将诞生的“亚元”英文名称为“ACU”,其基本设计概念是一揽子货币方式,其中包括人民币、日元、韩元及东盟10国的货币,后续加入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由原先13种货币变为15种货币为基础计算出该指标,未来亚洲货币单位的计算最终要包括整个亚太地区的全部40余种货币。     亚元ACU将综合该地区内各种货币的国民生产总值、贸易、汇率、资本交易量等要素,求出加权平均值,然后在亚行的主页上进行公布,并每天更新。     据称,亚元ACU的设计主要参考了欧元诞生前后的经验,即欧盟当时公布的“欧洲计算单位”,这个单位同样采取了一揽子货币方式,该方式对后来平稳过渡到完全意义上的“欧元”起到了桥梁作用。     但是亚洲的情况和当时的欧洲有所不同,亚洲的经济发展不平衡,地区和经济差距较大,一体化进程较低,亚元ACU的发展也是一波三折,自从2006年亚洲开发银行提出了亚元ACU的整体方案之后,后续亚元ACU一直没有了更为明朗的消息,直到2019年2月,时隔13年之后,亚元ACU重现江湖,不过这次亚元ACU出现的地方是中国香港,出现的形式则由传统的货币变成了加密数字货币,成为了加密数字货币人民币稳定币。 

2019年2月,“亚洲数字货币有限公司”在香港湾仔正式挂牌成立,首期投资10亿港币于区块链上中下游产业链,其首先推出了基于离岸人民币的稳定币——亚元ACU。 “亚洲数字货币有限公司”是在香港特区政府特批下建立的,由香港杨氏家族联合香港众多政商界人士联合注资成立。

亚元ACU是一项基于以太坊ERC20标准开发的区块链应用,在审计机构参与下,以离岸人民币作为结算标准,按照离岸人民币1:1进行兑付,首期发行人民币1亿元。

稳定币市场普遍存在审计不透明、波动率高、手续费高、安全性低、交易确认速度慢等特点,亚元ACU就是针对这样的痛点而建立的。

亚元ACU创造性地通过多层次、多机制、多币种的三维货币模型的货币运行体系,搭建立体的、去中心化的稳定货币体系,突破单维度货币模型的蒙代尔货币三元悖论限制,实现汇率稳定和自由流动的同时,能够保持足够的货币政策独立性,避免市场其他稳定币存在的各种问题。

亚元ACU的人民币稳定币方案,也为亚太地区货币一体化的流通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亚洲经济寻求一体化,最基础的一定是要逐步实现货币的一体化,但现在各个国家和地区发行的法币都有各种情况的限制,很难在不同国家和地区自由流动,就算人民币的国际化也是一波三折,但是数字货币天然地具有跨越国境线的流动性,可以很好得为经济一体化进行有力的补充,这也许就是亚元ACU的战略布局。

尤其现在随着中国的国力日益强盛,人民币的国际化道路正在快速拓展,已经对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产生了强有力的冲击,如果再将人民币加上数字货币的翅膀,一定可以更加有力得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和亚洲经济货币一体化的进程,让我们一起期待亚元ACU的下一步举措,看看对亚太地区的经济形势到底能产生怎样的影响。

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