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卡币教堂卖币割韭菜 五年全球狂骗数百亿美元仍不死

萨摩亚,是一个南太平洋岛国,约位于夏威夷与新西兰的中间,为波利尼西亚群岛的中心。

萨摩亚,是一个南太平洋岛国,约位于夏威夷与新西兰的中间,为波利尼西亚群岛的中心。

最近一个叫 OneCoin(维卡币)的虚拟币打破了这个只有 20 万人岛国的平静,人们发现不少教堂里有人在售卖维卡币。本月萨摩亚央行和新西兰金融情报局发出了指控,维卡币通过新西兰向萨摩亚洗钱,并吸引公众参加它的混合庞氏金字塔骗局,甚至将传销渠道精准地渗透到了教堂。

这只是维卡币在全球范围内面临犯罪指控的一个缩影。在印度,已有 22 名维卡币发起人受到逮捕,今年 3 月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了维卡币的创始人之一,他被指控涉嫌数十亿美元的诈骗。

2018 年 4 月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在《这个币在中国骗了 70 亿,全球各国都禁止却止不住人们往里跳》一文中报道了维卡币在中国的传销始末,全网阅读量超过数百万。

2018 年 5 月株洲市公安局侦破了公安部挂牌督办的「维卡币」特大网络传销案,抓获犯罪嫌疑人 119 名,涉案近 150 亿元。

与其它生命力只有几个月的传销币不同,维卡币诞生已有 5 年,至今仍表现生命力强劲的迹象。在全世界共有超过 200 个国家、超过 300 万人、超过数百亿美元资金参与过维卡币这场骗局,甚至连人口只有 20 万人的南太平洋岛国萨摩亚也未能幸免。

五年不死的全球传销币

如果给全球传销骗局做一个排行榜,维卡币绝对能和 MMM 骗局一较高下。

维卡币是一个总量为 1200 亿的数字加密货币,2014 年就有进入中国。它原本由一个保加利亚女人 2014 年成立的名叫 OneCoin 的公司,在全球进行着它的加密数字货币传销。

它曾在一家酒店的大规模集会上宣称一年内创造了 300 名百万富翁,但事实上,这个在四大洲提供服务的公司可能已经诈骗了 300 万人。

与真正的加密数字货币不一样,Onecoin 所发行的维卡币代码不开源,采用中心化记账,发行量与转账交易记录均不透明;而其代币发行方式,则是通过拉人头、发展多级下线赚取代币及实际金额收益。并且在这个起伏不定风云变幻的加密数字货币市场,它会承诺你:只涨不跌。

在这样诱人的口号下,维卡币每进入一个国家,都会立马和吸引传统传销人员的注意,因为他们发现拿这类加密数字货币做传销更合适,一个虚拟的玩意儿、逼格高、好唬人、伪装性强、还省时省力。于是摇身一变,纷纷成了维卡币在当地的代言团队,拉虎皮做大旗。

而在全世界,共有超过 200 个国家、超过 300 万人参与了维卡币这场骗局。这就意味着,平均每一个国家就有差不多 1 万 5000 人正在主动或被动着受骗。

今年 3 月,美国联邦调查局在逮捕维卡币的创始人之一时说:「OneCoin 是一种加密货币,仅存在于其创造者及其共谋者的脑海中。与保存投资者交易历史记数据的真实加密货币不同,OneCoin 没有实际价值。它无法为投资者提供追踪其资金的方法,也无法用于购买任何东西。事实上,唯一能够从中受益的人是其创始人和共谋者。」

鉴于维卡币在全世界四大洲有着如此的影响力,各国针对维卡币的打击抵制活动也在忙不停跌。数百家与维卡币传销关联的公司,遭到过中国、英国、爱尔兰、意大利、美国、加拿大、乌克兰、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以及很多其他国家执法部门的调查。

本次萨摩亚和新西兰机构发出对维卡币的指控,正是维卡币仍在全世界范围内肆虐的有力证据之一,甚至连人口只有 20 万人的南太平洋岛国也未能幸免。

据新西兰金融情报局估计已有 350 万新西兰元通过维卡币转移到萨摩亚,目前新西兰已经禁止了所有维卡币交易。

区块链行业的智商税

如果初看维卡币的背景资料,其实它并不那么「山寨」,甚至十分高大上。

公开资料显示,维卡币创始人伊格纳托娃 Ruja Ignatova 教授,是保加利亚首都-康斯坦茨大学经济学硕士,牛津大学和康斯坦茨大学法律系双博士,曾是保加利亚最大基金管理公司之一的 CEO,管理高达 2.5 亿欧元。其董事长布雷登巴赫精通企业法、合同法、商业法以及税法。

在维卡币的宣传中,也杂糅了很多区块链技术概念,去中心化,没有发行机构,不可能操纵发行数量,匿名、免税、免监管,外部无法关闭它,无国界、跨境。

正是靠着这些具有很强的隐蔽性、欺骗性的技术外衣,加上创始团队强大的金融、法律背景,成功设计一个收割智商税的传销币,从技术上来是可以做到的。

正如财经博主「饭统戴老板」所说,

「过去的十年,是移动互联网磅礴宏大的十年。一波波创业的浪潮,一个个财富的故事。在媒体的聚光灯下,它们光彩夺目。可悲的是,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永远是明亮的那一面,而那背面的 82%,似乎永远都隐匿在我们的视线之下。

在互联网下半场,一批批五坏内的精英人士,正在紧急讨论如何抓住下沉市场里的人群,利用他们的贫穷、懒惰、贪婪等心智,去换取资本市场上的真金白银。」

区块链行业其实也一样,过去的十年,是区块链革命的十年。一波波千倍币百倍币,一个个财富的故事,在媒体的聚光灯下,它们光彩夺目,但我们看到的只是明亮的一面。

它的背面是无数的技术、金融精英,正在紧急讨论如何握住韭菜,利用它们的贫穷、懒惰、贪婪等心智,通过自己的资本、技术和智商优势去换取资本市场上的真金白银与韭菜手中的价值币。

为什么区块链、加密数字货币会被传销盯上?

根据新西兰媒体报道,一个萨摩亚教会和一个新西兰教会被指责与维卡币有勾结,他们有两个礼拜场所一直在试图以巨额回报诱引投资者。一位女士估计,她的会众大约有 100 名成员投资了加密骗局。

来自新西兰奥克兰的一名女士声称他们投资了 28000 美元的维卡币。受害者表示,这项投资承诺为他们的家庭带来安全和稳定的财务未来,但后来发现他们被骗了。

再回头看维卡币在中国肆虐的 2016 年,似乎也是这样套路。贴吧、知乎上,随处可见「我的姐姐最近迷上了维卡币,我应该怎么劝她?」、「我爸爸已深陷维卡币这个传销」、「家里的老人被维卡币迷住了,整天在家里叨 b 叨」这样的帖子或发问。

在许多视频网站上,关于维卡币的蛊惑性视频依稀可见,其中不乏最近还在源源不断上传的。因此我们也不难理解维卡币为何能将传销渠道精准地渗透到了教堂。

由于区块链本来就偏向于技术,普通老百姓很难理解。而传销一旦披上了区块链、加密数字货币的外衣,便具有很强的隐蔽性、欺骗性,一般人们很难分辨一个币种是不是传销币,甚至最可怕的,他根本不愿去了解去分辨,一听到「稳赚不赔」、「暴富」这样的字眼便失去了理智。

即便如此,对于愿意用理智思考事物,理性的投资者来说,分辨传销币和真正的加密数字货币仍旧有据可循。

比如拿到一个项目一定要通过官网及所有公开渠道调查核实项目团队的公开背景,避免出现骗子随便找几个老外的照片取个名编个背景就来骗人的情况出现。

另外,加密数字货币采取去中心化记账,公开透明,可以查询到货币发行的总数量、流通量,转账交易记录,通过 ICO 融资和交易所买卖;而传销类币种代码不开源,中心化记账,上述信息都无法查询,操控其的平台可以无限增发,且通过拉人头、发展多级下线来获取奖励代币,很容易分辨。

区块链革命与传销

关于传销与虚拟货币的相关问题,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曾采访过微博上的传销币打假人士。

「传销币专业打假人士」表示,对于维卡币,株洲市中院已经对其营销方式给了非常明确的定性:传销。它不具备构成加密数字货币的基本特征,所谓维卡币,不过是幌子,通过传销获取暴利才是它的根本目的。

关于维卡币骗局在民间野蛮生长的原因,他表示:

「利益诱惑,投机心理,知识水平有限,是传销受害者普遍存在的状况。北方地区的参与者大多以中老年人为主,接触传销往往来自于亲朋好友的介绍,很多都是一人受害全家遭殃。

另一方面,传销有其存在的土壤,安利、完美等早期传销培养了一大批以类似业务为营的人,很多成为当前传销行业的「精英」分子,由于常年的经营,他们大多有自己的团队-----传销资源,加之互联网信息化的普及。一个传销盘拓然的速度是非常快的,完全可以做到一呼百应。」

而为什么维卡币等传销币屡禁不止?在他看来,是因为传销带来的巨额利润,这也是后来人趋之若鹜的原因,早期参与者一旦返本或者获利,就会很快带来大量的后续参与者,而后来者往往都是最终的受害者,而这些受害者又是下一轮或者下一个传销项目的积极参与者甚至是推动者,因为想要挽回损失,往往同时参与多个传销项目。

「我见过的传销受害者,大多都是参与过众多传销项目的人,他们并不像想象中那样愚蠢,他们很多都有过经营商铺、饭店、服装等业务,商业经验也是有的,为什么会受害?一方面是投机心理的作祟,一方面是过分的自信,他们相信别人能赚到钱的项目,自己也一定能,这次不行还有下次。」

这位「打假人士」在批判的同时,也经常展开抵制活动,多次举报发布维卡币违法信息的人,却常常苦恼于「举报无效」。

「五行币云数贸的张健虽然被抓捕,但很多软体如微信、各种 FM,仍可随意发布语音进行违法宣传,我在微博多次举报反复发布维卡币违法信息的人,同样无效!!我在微信举报某宣传国网人际网传销的微信群,同样无效!!有土壤的存在,就难拒绝野草的生长或者复生。」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提示各位投资者防范追高风险。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