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te败走IEO

出品 / CoinVoice(ID:coinvoice)文/辛夷币安“Launchpad”从今年2月份开始凭借一己之力生生创造了一个牛市,这种使用交易所平台代币来抢购项目份额的销售方式,让时隔币币交易冷却近一年后,市场上又重现了5倍币、10倍币。自此,IEO概念一炮而红。

Gate败走IEO

出品 / CoinVoice(ID:coinvoice)

文/辛夷

币安“Launchpad”从今年2月份开始凭借一己之力生生创造了一个牛市,这种使用交易所平台代币来抢购项目份额的销售方式,让时隔币币交易冷却近一年后,市场上又重现了5倍币、10倍币。自此,IEO概念一炮而红。

“肯定有交易所抄这个模式。”

正如币安赵长鹏预言的那样,进入3月,包括BitMax、OKEx、火币在内的知名交易所都相继握起了IEO的入场券。其中还有一个相对特别的身影——老牌交易所Gate.io。

Gate.io前身比特儿,是一个2013年就已存在的老牌交易所。运营至今6年都没有表现出火币、币安等头部交易所的强势统治力,甚至在前两年交易所爆发的浪潮中都始终保持了罕有的缄默。

如今IEO当前,Gate.io却一反常态在短期内宣布了IEO完整“素材”的搭建和执行,从而引发了虚拟币市场的轩然大波。这其中既包含了市场预期迅速集聚的欢愉,也包括了无数平台“忠粉”被残忍收割的结局。

姗姗来迟的GT

2019年4月1日是Gate.io的IEO之旅的起点。

当日,Gate.io发布公告,称即将发布自己的公有链Gatechain,并将GT设定为主网燃料。Gate.io分发GT的首发日,就被设定在公告一周后的4月8日。

虽然Gate.io的首席产品官酒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GT是公链最重要的一环,区别于其他证券属性的平台币,不回购、不销毁。但在业内看来,GT的本质依然是Gate平台币,发行方显然赋予了GT在交易所生态中的多个应用场景。

GT来晚了。

时值交易所为“九四”所迫仓皇“出海”的2017年,半路杀出来的赵长鹏凭借“币币交易”在政策高压下撕出了一道可贵的爆发窗口。不久后,平台币的概念被火币和OKcoin全数复刻,一时间促成币安、火币和OK分庭抗礼的局势。

然而,Gate.io并没有追赶平台币的热点。2018年2月24日,Gate公开声明对平台币“持谨慎态度和保留看法”,而“目前gate.io运营资金充足”的理由似乎表明了当时Gate对平台币的判断——一种新的融资方式,或者是酒儿事后解释的那样,只是“一种符号”。

错过发布平台币的最好时机使Gate.io在交易所角逐中沦为下风。入局早但行动保守,难免让人想起在中国市场折戟的亚马逊。好在新概念总会折旧,浪潮总在寂静时涌来。

2019年初,IEO引领的币价拉升令人分外眼热,Gate.io看准了时机,不出意外但好在应景的发布了GT。

按照具体规则,GT初始总量只有3亿枚,以用户需要购买点卡的方式分阶段赠送出去,特殊之处在于增加了“购买系数”的相关规则。分析人士指出,这意味着“GT的热度越高,投资者能买到的GT数量越少”,一定程度避免了其成为投机工具的可能。

事实也不负众望。凭借一直以来都力图求稳、没有传出太多负面消息而积累下的“忠粉”。

GT一经发行,官方便发布了“Gate.io访问量增长3倍、日均用户注册量增长10倍、现货和合约日交易量突破4亿美元”的捷报;并在短短两天之内抽走了市场近8亿美金的资金量,整体中签率不到5%,市场表现疯狂。

同样疯狂的还有USDT。

USDT 一直被认为是市场的试金石,就在GT发售前1个月,美元对 USDT还一直稳定在1%以内。

转折点发生在4月8日,USDT的价格一大清早就定格在 7.08 元,溢价率高达 5.3%。据统计,Gate.io当日计划分发4千万 GT,折合1.6千万USDT。

抢用户、抢流量、抢资金,IEO当道的交易所之战再次揭露出时不我待的竞争格局。趋势面前不允许独善其身,Gate还是向现实交出了GT这份迟到的礼物。

一地鸡毛的CNNS

GT和IEO的交汇点是CNNS ,Gate.io发行平台币后直接上线第一个IEO项目,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项目。

根据项目白皮书,CNNS将自己定位为“全球资产价值交换网络”,尽管其部分背景信息被模糊化处理,但明眼人还是迅速注意到了其与币圈媒体“币世界”的密切关系,后者在币圈的影响力一度比肩“东方财富网”在股市的位份。

公开信息显示,CNNS的核心团队悉数来自币世界,币世界的积分BSJ也可以直接与CNNS进行1:1兑换。在CNNS首发Gate.io的消息被放出后,深谙互联网传播之道的币世界为该项目疯狂造势,币世界创始人谭晨辉还直接在CNNS登录Gate.io前发朋友圈明示CNNS的申购信息。

据统计,短短一个月内,币世界官网发布的CNNS相关快讯多达42条,用于渲染CNNS抢购热情高涨,并多次称“抢到就是赚到。”事实不言而喻。

4月22日,CNNS正式上线 Gate.io后,6亿CNNS代币在Startup供用户认购,按照单价计算,这些CNNS总共价值360万美元。认购结束当天,Gate.io在官网上公布了结果:总共有4.9万人下单,下单总价值超过1.1亿美元,比360万美元的目标高出近3倍。

然而2天后,CNNS上线交易,开盘10分钟较首发价涨了10倍,却在达到0.062USDT峰值后迅速下跌。当天,CNNS较最高点的跌幅达45%。此后,CNNS再也没有重回0.062USDT的高点,截止目前,CNNS市价徘徊在0.01USDT附近。

为CNNS站台的币世界自然深陷负面,担任发行人的Gate.io也难辞其咎。毕竟IEO顾名思义,本就是交易所赌上自尊的变相ICO。

就融资而言,IEO与ICO并没有本质区别,唯一的差异无非是加上了平台的筛选和背书。此类依赖个人或机构信誉融资的玩法由来已久,从烤猫下场“众筹”ASIC矿机的比特币矿机时代就能看到雏形。事实上,个体信誉在制度面前是脆弱的,这在消失的烤猫身上只不过得到了又一次的验证。

可惜绝大部分散户通常很健忘,在CNNS的一地鸡毛面前,他们只能在Gate.io交易所聊天室里绝望的直播扬言轻生,或者自发建立维权群组织一起去币世界总部办公地北京望京上门维权。

上一次这么热闹还是2018年3月,在距离币世界不足20公里的OKCoin门口,那场声势浩大的敌敌畏撒向徐明星。

接连暴雷的IEO

CNNS的风暴尚未过境,后期的IEO项目也已经陆续举起了镰刀。

2019年4月20日,Gate.io官方发布公告称,“DREP”将作为Gate.io首批发布的第二个项目,4月25日正式登陆Startup平台,开放认购。

根据非小号数据,4月26日,DREP从0.13美元的点位上突然发生断崖式下跌,直线落到0.005美元的低位,蒸发超过25倍。祸不单行,就在第二期IEO项目认购完成之际,Gate.io平台币GT就大跌16%,按照参加Gate.io第二期认购的投资者粗略估算,DREP开盘需要翻5倍才能回本。

似乎有了DREP的前车之鉴,Gate.io给第三期项目“FACTS”开盘之初做了限价机制。不过很快有分析指出,交易所限制代币价格暴涨暴跌的同时,投资者希望开盘获得数倍收益的情况也难以发生。

至此,这个可被概括为“媒体不说谎”的内容平台和CNNS产生了某种交集:都和媒体有关,并且都赚不到钱。

面对层层质疑,Gate.io表现的心知肚明。在CNNS代币上线2天完美收割1.1亿USDT后,为了安抚投资严重亏损或血本无归的投资者,Gate.io交易所在26号发布公告称,将给每个亏损超过1500USDT的亏损用户分享价值20万USDT的GT平台币。

用自家平台币GT币代替USDT被投资者调侃为“带了绿帽还颁发绿帽证”的极端讽刺,对于平台而言,这已经是交易所“羊毛出在羊身上”的莫大良知。

需要重申的是,自交易所诞生到现在,还从来没有任何坏消息可以击败这些虚拟币交易环节中的绝对中心。不仅是失落的投资者,本以为在IEO模式中与交易所同气连枝的打新项目方也能遭遇“反水”。

4月22日上午,交易所Bibox紧急叫停了原定上线项目SKR,交易所给出的叫停原因是“SKR未能控制其场外额度的大量散出”。被下架的SKR基金会随即否认了Bibox的公告内容,并指责Bibox对充提币限制出尔反尔、对二级市场价格过分干预、索要巨额保护费等等。

据SKR的一位投资人透露,Bibox方面在上线前夕曾要求项目方交一定数额的保证金,以保证币价拉到一定倍数。

如今,Gate.io的第四期IEO项目“MBL”和第五期项目“GMAT”也已经在官网上初露端倪,向新一茬韭菜发出了暧昧的邀请。

前途未卜的Gate

如前所述,“双重收割”的对象可以是投资者、项目方甚至任何第三方机构,但主语永远是交易所。在信息脱敏的币圈,舆论早已不足为惧,Gate.io的真正焦虑只能来自于同行。

今年初的1月28日,币安捞起“Lauchpad”这颗沧海遗珠,上线了首个项目“BTT”,上线的10天内暴涨了10倍之多。

数据显示,BTT的涨势自上线以来维持了大约三周,最高涨幅近2倍;后来者火币则在3月21日公布了Prime首发上线“TopNetwork”的消息。据报道,Prime在规则上引入了“阶梯限价期”的机制,此举与股市开盘前的“集合竞价”颇为类似,旨在为投资者找一个更合理的定价。

头部之外,新型交易所也力图在IEO的战场上分一杯羹。去年上线的Hcoin于刚过去的4月12日推出基于二级市场创新的项目优选渠道Gold Medal,POKUP成为首个上线的平台项目,上线后涨幅达到五倍。

借助HKDT稳定币交易对进行交易的做法,一定程度规避了平台币价格浮动造成的交易波动。

由此不难看出,纵使无论交易所如何自我规制也终究摆脱不了的操纵币价的嫌疑,但为了在白热化的竞争中胜出,依然需要包裹上中立的色彩作为伪装。这导致了交易所普遍在模式和口径上的谨慎,而Gate.io在这个方面的表现则明显不足。

早在GT认购当日,GT的电报群中就有投资者爆料,GT首日分发时事故频发:有的投资者购买了点卡,却没有被赠送GT;有的投资者得到了GT,但是GT赠送的比例不对,基本上都是GT给少了......甚至因为5.4%的购买订单错误被Gate.io操作进行了回滚。

除此之外,Gate.io的“连发炮”战术也让投资者措手不及。如前所述,在4月22日CNNS的申购尚未开始时,Gate.io便宣布将于4月25日推出第二个项目DREP,让存在幻想出逃的资金再一次有了牵挂。

CNNS开盘几小时成交量高达20亿,换手率高达150%;不仅13亿的流通量循环往复,而且每次CNNS大跌都伴随项目方充币。DREP则更为诡异,“流通量17亿,交易量却达到了59亿”,有投资者指出,DREP代币总量增发以及存在砸盘行为。

某币值管理团队负责人张岩(化名)直言,“一般来说,交易所推出IEO项目的时间频次平均为一到两周,而IEO的盘面维持在几百万的阈值内。如果超出这个均值,投资者就需要警惕”。

此外,交易所出于交易活跃度的考量会优先择取有富余资金进行护盘的项目方,“起码要有三倍募资额用来操纵(币值) ”,张岩透露。

而Gate.io的IEO连续砸盘的反常操作,即使不是交易所联合项目方蓄意操盘,至少也是Gate.io放任CNNS“割韭菜”的结果。如此铤而走险,张岩猜测“币世界和Gate.io至少有一个正在资金或团队崩溃的边缘”。

Gate.io手中就像握着魔法棒,指挥调度着资金,魔法棒指到哪里,资金就流向哪里,一环扣一环,不给资金丝毫外流的余地。至于被收割的投资者应该明白,“everyone is winner”的情况在任何市场都不会出现。

结语

IEO自诞生就带着高效率、低风险的光环,交易所的权重被放大,市场赋予了其能在万象丛生的项目中捞出优质者,并充分利用交易所连接的海量用户、在项目调查方面的丰富经验为项目强势赋能的寄望。

对于交易所来说,如果其无法通过连接更丰富、更广泛的用户,并灵活应对外部压力、建立更广泛的用户信任基础,那么即便IEO带来更大的市场机会,也很难在挑战中保持平衡。

事实上,在虚拟货币市场尚处初期、发展整体来说相对粗放的环境中,泥足深陷的Gate.io当然不至于因此倒下。但此番在IEO的短兵相接里再次落于下风,其用6年不发平台币的坚持换来的“品牌好感”也会快速消耗。

“说Gate.io破坏了IEO交易环境的默契也不为过”,张岩指出,“在现在的交易所竞争行情下,明目张胆的收割并不是聪明的选择”。

在他看来,如果说Gate.io在平台币上的观望算是失误,那么在IEO上的谋虑就称得上是耻辱。“永远不要做自己承诺不了的事情”,张岩说。

没有人能准确预测IEO溃败何时会到来。但按照Gate.io的诠释,对于其崩塌,每个人都心知肚明。

©本文为CoinVoice优质原创内容,CoinVoice是领先的全球化区块链媒体,专注原创、深度、优质的区块链内容,致力于链接全球范围内的区块链创新者。

CoinVoice原创,作者:辛夷,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oinvoice.cn/37175.html

0

发表评论